昨日上午9時30分,備受社會關註的“孕婦裝病為夫獵艷殺人案”在佳木斯市中院不公開審理。因此案涉及被害人隱私且其未滿十八歲屬於未成年人,所以,所有媒體及社會公眾都不允許入內。2013年7月24日下午,孕婦譚蓓蓓以身體不適為由騙被害人胡依萱送其回家。在家中,騙胡依萱喝下摻有迷藥的酸奶,供其丈夫白雲江強姦。後發現胡依萱正在月經期,便實施了猥褻。事後夫妻合力將胡依萱悶死。網友稱這位助人的善良女孩為“天使女孩”。時隔近1年,11日,記者前往黑龍江,分別探訪了受害人胡依萱的家人以及犯罪嫌疑人白雲江的老家。上午庭審受害人父母沒勇氣參加旁聽昨日早上8時30分,離庭審還有一個小時,佳木斯中院的門口就拉起警戒線,不允許媒體和社會公眾入內。十幾家中央及地方的新聞媒體在此等待,均未獲准參加庭審。門口聚集的群眾一聽是審理“孕婦裝病為夫獵艷殺人案”,都直搖頭表示不理解此做法,並表示希望嚴懲罪犯。據瞭解,此案有強姦、猥褻等情節,涉及被害人隱私,加之被害人未滿18歲屬未成年人,院方決定以不公開審理的方式在法院少年法庭審理,主審法官為少年法庭高庭長。法院給受害人胡依萱家屬安排了兩個旁聽席位。9時左右,胡依萱的父母來到法院門口,眼睛里噙著淚水,一臉的疲憊,“這兩天幾乎都沒有睡覺,夜裡老是夢見女兒臨死的樣子”。隨後他們通過安檢進入了法庭,但是離開庭還有15分鐘的時候,他們又走出了法院,母親孫紅波紅著眼睛告訴記者,他們實在沒勇氣再聽一遍女兒的被害過程。“我怕堅持不完庭審就會昏過去,老伴更是如此,事發到現在,只要一提到女兒名字,就哭得像淚人一樣。”母親說,經過商量她和老伴都不會出席庭審,而由其他親屬代為出席。據悉,負責該案的一位法官認為,按照犯罪嫌疑人譚蓓蓓的交代,其策劃欺騙少女供丈夫淫樂,實施了假摔、灌藥等作案事實,並協助丈夫殺害女孩,具備了主犯的要件,事後又畏罪潛逃,被抓獲後又無悔罪表現,而且案件又造成了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符合從重處罰的要件。而白雲江是具體罪行實施者,可能定性為共犯,夫妻二人均可能被重判。關於女兒“18年的緣分對不起孩子”胡依萱在家人的眼中從小乖巧、懂事,長大後的端莊漂亮也讓爸媽無比欣慰。胡依萱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未滿18歲,在被害時,尚有一個月,她就要過18歲生日了。胡永久和妻子無數次想象著女兒參加工作或成家後的樣子,然而這一切,都隨著那次“善意地送孕婦回家”而戛然而止。女兒遇害後的幾個月里,胡永久的腦海裡全是女兒的影子,他記得女兒不止一次跟自己說:“爸,我馬上就工作了,可以孝敬你了,一定給你們換個大房子住。”而妻子孫紅波,在女兒出事後幾近崩潰——幾個月里,她每晚都會被同一個夢驚醒:胡依萱給同學送完糖蒜回到家,一家人有說有笑地吃著晚飯。夢境里,孫紅波忽然發現女兒穿的是她最喜歡的那條藍裙子,而不是出門時的那件亮片T恤,她意識到女兒已經不在了,接下來便是號啕大哭,直至哭醒……“也不能老是這樣。”曾經的幸福生活,隨著女兒的去世只剩下哀傷。胡永久打算換一個環境。於是在去年10月份,他們搬離了那個傷心地,換到了百福小區。在新家,為了讓萱萱的爺爺奶奶,包括自己和妻子盡可能不去回憶過去的事,女兒的照片胡永久一張也沒有擺。女兒出殯那天,胡永久不停擦拭著女兒那張穿著藍色裙子的照片,痛哭著說道:“咱們只有18年的緣分啊,對不起啊孩子,讓你跟著我受苦了。”如果重來會教女兒幫人時要保護自己胡永久和妻子並不後悔將女兒胡依萱教育成一個樂於助人、善良的人:“我們從來沒有後悔過教給孩子那些真善美的東西,如果有機會重來,我們一定會告訴她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也要保護好自己。我想告訴那些善良的人們,幫助人的事兒還是要做,好人還是大多數。”對於未來的日子怎麼過,媽媽孫紅波紅著眼睛,仰著頭,抽搐一下,又低下頭說:“未來還能咋樣,孩子是全部,如今孩子沒了,苟延殘喘吧。”事發至今,胡永久也沒能聽到一句嫌疑人或其家屬的道歉。面對“你希望他們將會受到什麼樣的懲貳保讕檬蟮難劬φA蘇#跋M艿窖銑桶傘薄3良帕艘換岫痔鞠⒌潰傺銑陀幟茉躚業吶故腔夭煥戳恕9賾諉袷屢獬ィ錆觳ǔ聊艘換幔鶩匪擔退閌橋�100萬、200萬,我也寧可要回我的閨女。胡永久說,胡依萱也喜歡聽歌,她最喜歡唱動力火車的《那就這樣吧》,這首帶著淡淡哀傷的歌曲最後一句是:“不要再哭啦,快把眼淚擦一擦!這樣吧,再愛我有緣的話。”時間——總是能消弭世間諸如悲傷、憤怒之類的負面情緒。相比剛剛事發時大家的關註,小縣城現在也已經恢復了平靜,但還是會有人記得這個善良的、被稱為“天使”的女孩吧!嫌疑人身後父母搬家孩子被送福利院樺南縣梨樹鄉長興村,距離縣城13公里左右,嫌疑人白雲江的老家就在這裡,也是他被抓的地方。11日下午,雨後的道路特別泥濘。前去採訪的記者在村子中間看到了白雲江家,兩間搖搖欲墜的土坯房,中部已經凹陷,在長興村260多戶居民中,這樣的房子獨此一家。和周邊其他貼著瓷磚房子相比,顯得格外突出。院子里空蕩盪,大門和門鎖都已經生鏽,只有幾棵在風中搖曳的荒草,顯出一絲生氣。村民們見記者拍照紛紛詢問“你們是不是來問白雲江的事啊,他怎麼樣了,聽說槍斃了啊”,還未等記者說話,村民先開始議論開了。村民們說,白雲江的父母都已經60多歲。老兩口有十幾畝旱地,年齡大種不動,就把地租了出去,6000多元的租金是一年全部的收入。兒子兒媳殺人後,老兩口就很少出門了。“怕被人戳脊梁骨啊!”村民們說,老兩口馬年春節時就搬走了。“我們活了一輩子了,就沒見過給自己丈夫在外面找女人的事兒,聽都沒聽過。”村民們說。白雲江被村民津津樂道的一點就是,38歲的他已經結了3次婚。殺害胡依萱後,去年8月6日,譚蓓蓓產下了一名男嬰。對於這個孫子,白雲江、譚蓓蓓的父母均表示不撫養。11日下午,樺南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的相關負責人告訴法晚記者,孩子出生後沒多久,由於雙方家庭沒人撫養,便將孩子放在了佳木斯福利院。我國《監獄法》第十九條規定:罪犯不得攜帶子女在監內服刑。對於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在這個特殊的弱勢兒童群體,該由誰來負責,我國現存的法律尚無明確的規定。據《法制晚報》  (原標題:為夫獵艷殺人案昨日開庭)
創作者介紹

cat

huiyuso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